荆鹤。

这里荆鹤,叫阿鹤就行。
英文名Nepenthes奈裴斯。
努力朝一名写手的方向努力。

嗯♂

*两年前的东西
*《角色扮演》
*据说人死后,还会有最后的一次(bo)(qi)呢

1.
       白雪专注而深情地凝视着眼前的男人。
       白发,黑瞳。伪装成白雪的未婚夫——白马王子的样子。
       你到底是谁呢?
       白雪着迷地想。
       是我小小的时候,在阁楼里亲吻我的幽灵?
        你的吻轻且凉,若冰蝶的羽翼。
        是母后死后,新一任的“王后”?
        你眼里的不忍,我全看到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是来到森林,送给我苹果吃的老婆婆?
        你给的苹果,就算有毒,我也会吃下去。
        是什么时候,恋上这个男人的呢?白雪问自己。
        不知道啊……仿佛从第一眼开始,就是宿命。
        只是……这个男人…他淘气得很啊~
        像现在这样多好,乖巧地躺着~
       即使很快就会变得冰冷僵硬。

2.
        白雪瞥了一眼男人手腕上插好的漏斗,冰凉沉重的液体顺着血管流进眼前白发男人温暖鲜活的身体。这是防腐的水银。
        看着他眼神一寸寸地迷蒙起来,白雪的心泛起一阵阵雀跃的涟漪。
        这个男人终于要完完全全属于他了,多好。
       闭上眼睛,永远不会逃离他的掌控了。
       白雪俯下身,极美的脸庞在昏暗的密室里透出玉般的温润色泽,却因失血而显出几分苍白,却因激动显出几分病态的红晕。身后,染上血色的婚纱裙摆缱绻铺开。
        谁叫男人会隐身呢。
        他只好割破手腕,以鲜血追寻男人的形迹咯。
        虽然今天是他的婚礼,但,相比这个男人,婚礼就不算什么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柔软殷红的双唇印在了男人唇上。灵巧的舌撬开齿关,生涩,却又极其仔细地吮吸亲吻,似公主在检视王国的每一寸土地。
        男人开始是极力隐忍的,后来却控制不住似的,热情地回应起来,甚是粗鲁。他的生命在流逝。
        就是嘛,明明喜欢得很呢,又克制什么呢。
        白雪唇角轻勾,不急不忙地回吻着。
        躺着的人似是觉到不妙,开始挣扎,挣扎着挣扎着,就不动了。
        完完全全地,属于他了呢。
        白皙纤细的手指探入男人衣服的下摆,抚摸着柔滑的肌肤。这具身体清瘦,又可爱~
        指尖往下摸索而去,顺着小腹至某处。渐渐挺立起来。
        感受到自己某处也发生着变化,白雪眸中闪过几分迷醉,另一只手握住男人的手,朝裙底那一片禁忌之地而去……
       色情的水声在密室中愈发清晰,让人脸红心跳。
       【这里是很多段写不出来的huang文】[•_•]
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 良久,白雪起身,轻吁口气,端起烛台,昏黄灯火摇曳。
        他一步步走出密室,走向大厅。染着玫瑰花瓣般斑驳红色的裙摆被拖动,在大理石地板上留下妖妍蜿蜒的痕迹。

   

捏了一只有腮红的扇子同学嘿嘿嘿
他超可爱!!磕爆!!

       小布偶喀喀喀喀笑着,声音粗砺沙哑,扭曲又脏躁,歇斯底里又毛骨悚然,每个音节都刚好断在最让人难受的点上。它似用一层薄皮支撑着走路,走在西式洋墅的走廊,手里拎把泛寒光的花刀。
       洋墅里躲着的人们,呼吸急促,汗如雨下。
        这不过是一场游戏,捉迷藏。鬼,来捉迷藏。
       对啊,你不就是鬼么?小布偶笑着。阿鬼阿鬼,他给你的名字。

【       紧张的不只是单子魏,蔷薇血的声音也带上了颤抖。
         “开始吧。”
          在电视的白噪声中,五人握着刀,将它刺入人偶娃娃的身体中。
        “你是鬼,来找我呀。”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角色扮演》】